從萬國公報到教務雜誌

宇宙光雜誌 459期 2012.07 大時代的故事

文‧圖片提供 / 魏外揚 

http://www.cosmiccare.org/Magazine/2012/201207_age.asp

主持萬國公報的林樂知

究歷史與做菜其實有點相似,比方說,要有好的食材才能做出好菜;同樣,要有好的史料才能進行有價值的歷史研究。就中國基督教史的研究而言,中文期刊《萬國公報》與英文期刊《教務雜誌》都屬於頂級史料,它們的翻印出版,當然是史學界大事。前不久,我應邀參加台大出版中心舉辦的《教務雜誌》發表暨座談會,看見一套七十五冊紅皮、精裝、大版面的《教務雜誌》陳列在會場,滿懷驚喜之餘,不禁令我想起當年初次見到《萬國公報》的情景。

四十多年前,我在師大歷史系就讀時,林治平教授招聚一批文史科系的基督徒,稱為「文史小組」,定期在他家聚會。猶記有一次聚會中,他興奮地搬出一大疊新書放在大家面前,說:「這就是一部分的《萬國公報》,全套共有四十冊,你們將來的碩士論文、博士論文,不怕沒有材料了!」幾年後,我在師大歷史研究所的碩士論文「沈毓桂之生平與思想」(1976 年),真的就是以《萬國公報》為主要材料寫成,而且研究對象就是《萬國公報》的中文主筆、百歲人瑞沈毓桂(1807~1907)這位基督徒學者。

在那個年代,與基督教有關的研究課題,還被排除在史學領域之外,一般學者大概會認為這個題目應該在神學院研究,不適合在大學研究所研究。幸好,我的指導老師王爾敏教授,就是他從夏威夷大學圖書館借寶,促成《萬國公報》在台灣由華文書局重印,為近代史、教會史的研究開闢新路。在王老師的鼓勵下,我有幸成為《萬國公報》初熟的果子,在此之後,果然枝葉繁茂,結實累累。中國大陸華東師範大學的易惠莉博士,也以研究沈毓桂而奠定學術基礎,她的博士論文後來以「西學東漸與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沈毓桂個案研究」之名,1993 年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

在我的書架上,至少還有兩本研究《萬國公報》的博士論文。一是湖南師範大學的楊代春博士,他的博士論文「《萬國公報》與晚清中西文化交流」,2002 年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正文除緒論、結語外,共分為六章:一、《萬國公報》與晚清中西文化交流研究回顧;二、《萬國公報》概說;三、《萬國公報》的西學傳播;四、《萬國公報》的基督教宣傳;五、《萬國公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評析;六、《萬國公報》宣傳的中西文化觀。在長期翻閱使用後,他認為華文書局重印的《萬國公報》並不理想,除影印不清楚外,缺頁更多達七百餘頁,尤其是復刊後,從第 217 冊到第 227 冊完全不見,因此《萬國公報》的收集、整理、出版工作,仍有待加強。

另一是北京師範大學的王林博士,他的博士論文「西學與變法──《萬國公報》研究」,2004 年由齊魯書社出版。正文除緒論外,共分為七章:一、創辦和經營;二、西學傳播;三、變法主張;四、宣教與護教;五、中西文化觀;六、對婦女問題的關注;七、在近代中國的影響。書末附的那些一覽表、對照表,對讀者進一步使用《萬國公報》頗有幫助。


林治平、查時傑、魏外揚(左起),攝於《教務雜誌》發表暨座談會。

1968年重印的《萬國公報》

《教務雜誌》(The Chinese Recorder and Missionary Journal,簡稱 The Chinese Recorder)為 1867~1941 年在華的西方宣教士於中國出版的英文刊物,初為雙月刊,後為月刊。該刊物創辦之初乃為提供來華宣教士交換訊息的平台,溝通傳教工作、語言學習與生活心得等。然因其記錄詳實、議題豐富,且含大量圖片、精密統計數字,不單是西方了解中國的重要窗口,更因其撰寫者為長期生活在華的西方宣教士,觀察中國與亞洲問題的角度異於一般中國人或西方人,成為研究近代史、尤其是中國近代史,以及基督教與中國不可或缺的重要史料。

台大對當天的發表會非常看重,校長、文學院長、歷史系主任都出席致詞,表達祝賀與期許之意。接著由幾位教會史學者發表研究心得:一、林美玫:中國內地會史宣教中國之歷史研究;二、查時傑:老照片新故事──《教務雜誌》中所刊登的圖像介紹;三、古偉瀛:橫看成嶺側成峰──從 The Chinese Recorder 中管窺天主教;四、查忻:《教務雜誌》中關於長老會台灣宣教的介紹;五、項潔:CRISE(CRI Search Engine):Reindexing the Chinese Recorder Index。項教授本身是台大資訊工程系的教授,兼任台大出版中心主任,他可以說是這次出版大業的主要推手。他在 1986 年美國賓州州立大學 Kathleen L. Lodwick 教授主編的索引基礎上,研發出一套更方便研究者使用的檢索系統,提供主動搜尋、統計等功能。

在此之前,學者使用《教務雜誌》絕大部分是依靠微卷、透過機器來閱讀,極為不便,而且容易對眼睛造成傷害。如今有了紙本重印的《教務雜誌》,加上進步的檢索系統,勢必將在華宣教史的研究推上另一高峰。那天在發表會現場,我隨手拿起一本《教務雜誌》翻閱,既清晰又大號的字體,讀來毫不吃力。感激之餘,我不禁夢想,如今科技能做到的,遠超過 1968 年《萬國公報》重印時的程度,如果台大出版中心再接再厲,將《萬國公報》也配上檢索系統重印一次,我相信此舉不但造福全球此一領域的學者,也將為台大在全球排名的競賽中,帶來大大的利多。

NTUP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