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書評經侯剛本導演授權同意全文轉載(2011.08.19)

原文出處:導演的筆:書寫演繹人生的生活事件簿 http://blog.udn.com/kphou

========================================================================

 

無關跌破眼鏡的問題 : 侯剛本推薦辛卯曠世奇書

 

 cover.jpg  

   

書名:《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

作者:蔡振家 博士 (臺大音樂學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

出版年/月:20116

出版社:臺大出版中心

 

 

似我一介慣於要求精確用字的語藝學者,最後竟然會以「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字眼,來形容蔡振家這個學生時代便玩在一起的朋友時各位看倌請不要誤會,容我在此事先說明:這樣的修辭套用在形容這個怪咖的身上並非貶抑,而是一種標新立異式的另類高規格讚美。

 

首先,我要讚美我這個非常奇怪的怪咖朋友,最近出了一本名為《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的奇怪絕妙玄書。說真的,能寫得出這種出奇怪妙另闢蹊徑的學術怪人,細察之下原來他是一個大學唸物理系,碩士修習傳統戲曲,當完兵後又赴笈德國取得音樂學博士學位的超級怪博士(各位有所不知,只要整個學術社群中,有蔡振家這個怪人當我的墊被,我的研究成果就「永遠不會」成為長得最奇怪的怪東西~~~)。

 

話說蔡振家這個「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怪博士,你可千萬別被他那「一表人才充滿書卷氣」的第一眼印象,乃致言談之間進退分寸得宜的斯文模樣給騙了...事實上,這個骨子裡悶騷到不行的爆宅傢伙,滿腦袋竟然裝了數算不盡跳Tone離奇的另類獨特想法,這也就是為何我為用知人知面不知「心」來介紹振家的關鍵所在(因為我真不知道這個人的怪腦子,成天都在想著那些叫人意想不到的怪想法)。

 

 在《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書中,蔡振家教授巧妙運用嚴謹系統的醫學知識,透過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做為分析文本的取徑,一一向讀者破解經典莎劇馬克白夫人拼命洗手的強迫症情節、《牡丹亭》杜麗娘遊園驚夢的躁鬱症情節、《西遊記》孫悟空過動不停的妥瑞症病兆、《托兆碰碑》裡老令公楊繼業瀕死的重度憂鬱症、《失子驚瘋》劇中的胡氏與《宇宙鋒》戲裡趙豔容的精神分裂發病主因…….;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從小復興劇校硬裡子科班出身,出科後碩士期間又曾受過戲劇治療的訓練,故而對蔡振家老師在上述劇中情節結合當代精神病因,旁徵博引的論述能力讚佩到五體投地(振家,對於我用「五體投地」這樣的修辭來讚美你,您老人家還可以接受吧?)。

  

拜讀這本奇書之中,內容提及許多音樂家在梅毒發病時所創作出的曠世經典鉅作、許多演唱者性感渾厚沙啞的煙嗓其實是慢性喉炎的病症、許多藝術家天馬行空自我狀況良好的輕度躁鬱症……;太陽下無新事,原來這些古今中外歷史人物們曾經「脫序」幹過的事情,如今當代的人亦新瓶舊酒的持續延燒之外;有趣的是,回到歷史詮釋的真偽辨證裡,固然我們無從考據原創者在文本創作期間,各自對於生活事物入木三分的觀察,乃致經過漫長歷史代代相傳中,不知多少人將這些戲文增補幾筆後更顯完美的修改,始得這幾齣家喻戶曉的好戲得以打破時間框架的限制,代代相傳傳唱至今。更妙的是,若不是新書發表會那天,本人有幸和精神科醫師吳佳璇大夫列席與談,才知原來很多「有病的人」如果讓他/她(們)「病得很有社會意義與價值」時,像是許多藝術家的輕度躁鬱症、或是作家長年或有病識或無病識感的書寫呻吟、再或者實力派歌手或是煙嗓或嘶吼式的慢性喉炎演唱法……等;總之,只要讓這些人「病對了時機」,那群與眾不同的瘋子或是自我狀況良好的破鑼嗓子,終究必能成就宛如《標竿人生》一書所力倡,每個人來到這世上皆有上帝獨一無二的受造使命(就像蔡振家那個怪老宅男,寫得出這種沒人寫得出來的怪書,道理是一樣的)  

 

回顧整本書的敘事分析,身為語藝學者的我不禁佩服振家在文獻蒐羅與消化吸收過程中,那份跨界跨得離譜卻又如此「渾然天成」的與生俱來(因為前面我說過了,他是一個修習物理與傳統戲曲的音樂學怪咖博士),博士學成後又在臺大醫院相關醫學專科進行有關「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的博士後研究多年。結束博士後研究工作又進入臺大音樂研究所,沉浸若干年日的教學與研究心得中,終得精釀出這本前所未見另闢蹊徑的曠世鉅作。

 

由於這本書行文運筆引經據典之間,不時可見作者輔以自身反身性的評析論述,使得「各種文獻與醫學臨床研究報告」結合「作者反身性書寫不斷地與大量文獻和醫學臨床報告進行對話」的扣連之間綿密順暢,方使這本書在出版後,不僅可以成為一本擲地有聲的學術教科書之外;透過蔡振家這個故意想裝年輕兼裝可愛的老宅男,企圖賣弄生動活潑的用字遣詞,融入淺顯易讀的知識理論,亦讓這部作品更是成為對於「表演藝術中關於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議題充滿興趣的怪咖讀者,甚或如我潛心研究敘事理論或質化研究的學術同業們,一本值得一看再看的精緻好書(蔡振家,你是我的偶像,簽名簽名簽名~~~)。 

 

大概是最近近視加上老花的年歲來到,有時常有「戴錯眼鏡」或「該戴什麼眼鏡」的困擾。問題是,任何一個客觀存在的事件,一旦當我們選擇戴上不同的眼鏡採取不同的敘事視角,作為各自詮釋形構自身所見所聞的敘事視野時,從客觀真實到主觀真實的路徑之中,再現後究竟離原汁原味還剩多少令人存疑。然而,在閱讀蔡振家老師所著《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這本新作裡,我誠摯地建議每一位讀者,不管你平日慣性所戴的是近視、遠視、散光、老花的眼鏡且讓我們一起在這本書面前通通摘下我們的眼鏡,以一種回歸本真的「裸視」視角,保持悅讀這本非常獨特卻又非常有趣的科普力作。摘下眼鏡閱讀的目的,並不是要刻意折騰每個人各自輕重不同的文明眼疾,而是怕你若是堅持戴著眼鏡拜讀這本書,我擔心書中一次又一次地讓你跌破眼鏡的論點,確實是樁夠惱人的麻煩事兒,因為全天下所有戴眼鏡的人都知道,配付眼鏡其實是很花錢的……….

 

  

 

 

 

 

 

 

 

 

 

 

 

 

 

 

 

 

 

 

 

 

 

 

 

 

 

 

 

 

 

 

 

 

 

 

 

 

 

 

 

 

 

 

 

 

 

 

 

 

 

 

 

 

 

 

 

 

 

 

 

 

 

 

 

 

 

 

 

 

 

 

 

 

 

 

 

NTUP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